琴师电视剧

来源:百科&原创       编辑:专题小组
2020-06-03 09:33:24
分享:

琴师简介

《琴师》是古风歌手音频怪物的一首代表作,收录于专辑《老妖的奇异之旅》中。《琴师》一经推出就广受大众欢迎,歌词扣人心弦,引人遐想纷纷。

琴师基本信息

作词:EDIQ

作曲:音频怪物

编曲:刘泰戈

混缩:Allen

琴师海报剧照
琴师海报剧照

琴师歌词

若为此弦声寄入一段情

北星遥远与之呼应

再为你取出这把桐木琴

我又弹到如此用心

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

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里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咽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年月能悄悄地过去

灯辉摇曳满都城听着雨

夜风散开几圈涟漪

你在门外听我练这支曲

我为你备一件蓑衣

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

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情至深处我也落下了泪一滴

随弦断复了思乡的心绪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呼吸声只因你渐渐宁静

吹了灯让我拥抱着你

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地

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里

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

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

才感伤何为身不由己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我是放回池中的鱼

想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琴师

作词:EDIQ

作曲:音频怪物

编曲:刘泰戈

演唱:音频怪物

若为此弦声寄入一段情

北星遥远与之呼应

再为你取出这把桐木琴

我又弹到如此用心

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

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里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

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月光常常常常到故里

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咽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年月能悄悄地过去

灯辉摇曳满都城听着雨

夜风散开几圈涟漪

你在门外听我练这支曲

我为你备一件蓑衣

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

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情至深处我也落下了泪一滴

随弦断复了思乡的心绪

你挽指做蝴蝶从窗框上飞起

飞过我指尖和眉宇

呼吸声只因你渐渐宁静

吹了灯让我拥抱着你

冬至君王释放我孤身归故地

我背着琴步步望回宫闱里

你哼起我们熟知的那半阙曲

它夹杂着你低沉的抽泣

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

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

才感伤何为身不由己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

我是放回池中的鱼

想着你喂给我那勺热粥

这回忆就完结在那里

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END-

翻唱(部分):东篱;洛天依;双笙

同人故事

(BL线同人文,粉丝撰写,非原作故事)

两广土官叛乱,被朝廷平定后,照例从俘获的土民里挑选了一些年轻男女带回宫去,女子为宫婢,男子为内监。其中就有一位一身白衣的年轻男子,身后背一把桐木琴,衣袂飘飘彷若谪仙。他入宫后没有沦为内监,而是成为了君王的琴师。

他脚上沉重的镣铐昭示着罪臣身份,铁链深深嵌入皮肉,行走间在身后逶迤出一道触目的血污。然而金属扣击峥然有声,一如他高高扬起的傲然的头颅。君王高坐殿上饶有兴趣地打量他,须臾,命他的近身侍卫上前除去琴师脚上的枷锁。

侍卫深得君王的信任与宠爱,他的母亲是君王的乳母,两人喝着同样的奶长大,情如手足无分彼此。侍卫不同于君王的阴晴不定,暴戾凉薄,他是那样生性活泼友善的人,天下人皆可以为友。他怜悯地看着琴师,枷锁摩擦深嵌的痛楚即使是自幼习武的自己也难以承受,何况是看似弱不禁风的他。

于是,他解开枷锁的手势便格外轻柔,抬头见琴师疼得微微皱眉,他无计可施,唯有向他报以友好灿烂的笑容以示安慰。君王命琴师抚琴一曲,琴师应命。指尖翻飞如蝶,桐木琴特有的琴声如淙淙流水倾泻而出,是家乡的曲调。琴曲萦绕间,隐隐听见静静立在君王身后的侍卫哼着同一支曲,琴师蓦然回头,才知原来他亦是来自自己的家乡。于此,这支曲不再是为君王而奏。为的,是让他听见家乡的曲子。琴师以此曲得幸于君王,从此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宠臣,出入殿堂形影不离,有君王游幸处便有琴师悠扬的琴声袅袅飘起。

多少人恨得眼睛出血,多少人妒得牙根发酸,他却只是心如止水地弹他的桐木琴。君王的宠爱他视若无物,弦声中深藏的情绪他只想诉说给静静立于君王身后的侍卫。终于到了爱宠无极的地步,多少年来第一次,君王挥手让侍卫退下,告诉他今夜无需再趋奉左右。大殿之上只余下君王与琴师两人。两两相对之下,他笑着抱住琴师,说今晚留下吧。琴师兀自扬着他傲然的头颅,身后背着的桐木琴象征着静默无言的反抗。软的不行,他翻脸就要用强,他是君临天下的王,还没有谁敢违逆他的意思。撕扯退让间琴师心爱的桐木琴被暴怒的君王狠狠摔在地上,生生断做两半。

他震惊,跌坐在地上不住颤抖。桐木琴是他与家乡唯一的纽带。君王被败了兴致,冷冷一笑,赐琴师廷杖三十。禁足南苑冷宫,非诏不得见人。他一介罪臣之身,信手弹拨几曲便轻易得君王万千宠爱,无上荣耀。然而不过一夕之间,乾坤流转,他又被囚禁在凄清萧瑟的南苑,满身伤痕无药无医,连视同知音的桐木琴亦被损毁,只余下一身血迹斑斑的白衣日夜相伴。

侍卫担心不过,悄悄带着药膏前来探望,悉心为他剔除腐肉,敷上草药。又煮了清粥小菜一勺一勺喂给他,笑容如初见时那样开朗,给予他深深的安慰。南苑的冷寂岁月,也变得好过许多。琴师伤势渐愈,侍卫问琴师究竟为何失了君心,琴师只是别过头淡淡道,技艺鄙陋,不慎弹错了音以致此祸。侍卫知道他不愿多言,便从宫外请人制了新琴赠与琴师。琴师抚琴时总是郁郁不乐,侍卫也说,琴声中少了韵致。

原来制琴的木头大有讲究,唯有用两广产的桐木方可弹出往昔的韵味。没了家乡的桐木,也就弹不出家乡的曲。砸坏的桐木琴早已不在,侍卫想尽办法托人从两广运来桐木,才又赶制出一把桐木琴。交到琴师手中时,一向清冷如谪仙的他也泛起温柔的笑意。那日约定了见面,到傍晚却下起雨来

。琴师担心侍卫不会来,他却还是如约而来,冒冒失失地闯进来,满身衣裳都湿透了却还抬头冲他傻笑。纷飞的雨迷乱了静如止水的心,暖黄的烛光摇曳出暧昧的姿态,琴师拨弦的手势越来越凌乱。是谁起身吹灭了灯,是谁身上晶莹的雨珠洇湿了白衣,琴师好心备下的蓑衣,最终却是没有用上。

日理万机的君王再也没有提起过琴师,前朝政务繁杂,后宫美人如云,至于一个心血来潮宠过几日又转头丢在脑后的小小琴师,恐怕他早已忘了有这个人。侍卫依旧克尽职责日夜随侍君王左右,他们依旧情如手足无分彼此,只是某日君王开玩笑地提起要为侍卫选一位德才兼备的夫人时,他会爽朗地笑着推辞掉。岁月如流光无声淌过。

冬至,君王的宠妃诞下一双龙凤呈祥,君王甚喜,大赦天下,被遗忘在南苑的琴师也得以出宫回乡。他背着侍卫费尽心思才制得的桐木琴,孤身步步走远,走出宫闱,走回他日思夜想的故里。曾经痛恨到极点的宫禁呵,真正到了离别时却也有了怅然的不舍。

蓦然回首间,隐隐听见他静静侍立于君王身侧,轻轻哼起我们最熟悉的那阙曲子。那时,君王手中抱着新生的孩子满脸喜气,他对侍卫说,等过了年朕会为你选一位淑女为妻,你们的孩儿若是男儿就做驸马,若是女儿就迎为太子妃,最好也生一对龙凤呈祥!你要永远留在宫中守护朕和朕的妻儿,朕一定不会亏待你。

君王眼中无上的厚爱与荣耀,于他却是一场啼笑皆非的错误。

向来爽朗的侍卫一如既往笑得灿烂如阳光,单膝跪下谢主隆恩。

而琴师终老故乡,他捻了悲欢谱作琴曲,端坐茅屋悠然弹起,弦声绕梁间轻轻一叹,才知何谓身不由己。

君恩无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宫闱往事皆如浮生一梦,醒来时除却手头这把桐木琴,什么也没有了。卧病时再没有谁会喂我一勺热粥,下雨时再没有谁会冒冒失失闯进我的房间,然而岁月依旧如流光无声淌过。

琴师乐曲背景

琴师

琴师文章
热点排行
编辑推荐
近期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