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纠察队》S2E4:人只能靠自己

来源:网络投稿        编辑:影视小组
2020-09-14 20:11:09
分享:

观众们对《黑袍纠察队》第二季的评价似乎不如第一季那样统一,其中一个原因是“内容更多更杂了”。进入到周更模式后,大家会以更细致的眼光去观察每一集里的东西,目前来看,它仍然足够耐看。

第四集的基调其实比较悲观,无论是星光和休伊、布切尔和贝嘉,还是歇斯底里的祖国人,都在接受“一切只能靠自己”的理念。

分崩离析

经历了第三集结尾的挫败后,“辣妹小队”士气低迷,眼瞅着都快散伙了……

借粉消愁后神智不太清楚的法兰奇,想去“安慰”喜美子一番,这一越界行为差点让喜美子拧断了他的脖子。

虽说法兰奇以自己的标准去施以同情是出于好意,可换个标准来看,他的好意完全是趁人之危。

小队里只有布切尔越挫越勇,移交任务失败了,马洛里那边的联系却不能断——可这次,眼前的女人发生了变化,除了提供自由女的线索外,她还提前给了沃特藏匿贝嘉的地址。

这个鬼精的女人转性了?其实马洛里这一行为更多是为了自己能好受些,毕竟死在她野心和算计之下的人着实不少,她也备受煎熬……

救回贝嘉才是首要目标,于是布切尔立刻把指挥权交给母乳,独自去营救妻子了。

另一支队伍同样面临着危机:风暴正在不断拆超级七人队和沃特公司的台。

看着风暴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祖国人愈加不爽了(抖腿的小样儿真是绝了)。

除了看望儿子外,祖国人还有一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那儿有一个百分百能满足自己欲求的玛德琳存在(实际上是由“分身人”变化而成的),任他予取予求。

在这间隐秘小屋里,祖国人彻底释放了他的弱点,恋母、乖张、自我麻痹,还把平日里不敢说的不满和牢骚都倒了出来。

分身人采取了精明稳妥(或者说祖国人要求)的策略:把祖国人当做一个不懂事爱耍脾气的巨婴,娇惯他、哄着他,顺着他的意思怂恿他去变本加厉。

都说熊孩子的身后是熊家长,分身人这既是无原则的宠溺又是吹枕边风,祖国人自然会变得更为极端——就从整顿“欠收拾”的超级七人队开始。

祖国人率先向星光发难,理由是之前她不肯听自己命令杀掉休伊。

在近乎必死的局面下,星光用半真半假的谎话蒙混过关,一方面说明星光的内心更强大了,另一方面也说明祖国人此时仍以“敲打警告”为主。

接下去的火车头就没那么好运了,祖国人准备踢走他把位置让给冲击波,一点情面都不留。

然而,火车头是七人队里少数真正听话的队员,祖国人炒鱿鱼的理由是他状态不行,会拖团队后腿……可见,祖国人的举措优先看重能力,其次才是忠诚。

眼下正值沃特公司的危险期,祖国人和梅芙上节目时自然要面对许多尖锐问题,除了五号化合物丑闻外,种族问题也是老生常谈。

在如今的大环境下,拿种族比例开涮都算不得什么了,谁让现实比剧集更魔幻呢?

面对来势汹汹的提问,祖国人把矛头踢向了言行不一的梅芙,抛出了“她是同性恋”的大瓜,不仅证明了超级七人队和沃特公司的“成分多样性”,还成功转移了大众的注意力——当然,这也是他惩罚梅芙的方式。

此刻,梅芙在祖国人面前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所幸队长现在只是想敲打她,并不准备算账——至少现阶段还不想,因为目前七人队里最大的威胁是新人风暴,其他人都不足为虑。

狂喷自家公司“只想赚钱还软弱无能”已成了风暴的个人标签,这种做派进一步推高了风暴的人气,想想也是,能煽动起来的极端保守主义和民粹主义,从来都是最扎眼的一股强大力量。

奇怪的是,沃特对此一直默不作声……考虑到风暴宣扬的观点,很明显,公司打算利用这股汹涌的民意,来推动五号化合物的合法化进程。

当然,风暴如此狂浪,也大大损伤了队长祖国人的权威,在内外力共同作用下,踩一捧一diss祖国人力捧风暴变成了新风潮(老成的传统偶像哪儿有激进的新生代偶像有吸引力嘛)。

看这些表情包用的,《黑袍纠察队》主创真是太懂了,哈哈哈~

祖国人的神经,在一系列的刺激下终于绷断了弦,气势汹汹去找风暴算账,“你算老几?!我才是最受欢迎的人!他们都爱我!”——这一张口,彻底暴露了祖国人胸无城府还单纯幼稚的真面目。

活脱脱就是一个失宠的大孩子感到委屈了在闹脾气,看风暴那一脸玩味的表情,谁更有心机一目了然。

眼瞅着祖国人真被逼急了,风暴嘴上也服了软,称自己只是想帮忙:你花两亿多美元拍的“拯救美国”广告,还不如我一个用汉堡礼品卡付款的草台班子搞的效果更好……大人,时代变了,愤怒和仇恨才有销路。

我有时候会觉得,该剧在借角色影射现任美国总统川宝,祖国人象征着幼稚、自大、偏执的一面,而风暴则象征着极端、狡黠、浮夸的另一面。

“你有粉丝,我有斗士。”风暴道出了两人一起合作的美好前景,她可以帮助日渐跟不上形势的祖国人“重新”和粉丝联系起来。

祖国人说了“不”。

显然,祖国人还没想到“如此合作对自己不够有利”这一层,他只是陷入了“凡是对手提出的策略,我都要坚决反对”的思维窠臼,忘记了实事求是的道理(也许他从没明白过),既然风暴想讨好粉丝,他就偏偏不要和粉丝们联系,自己只需要人们的仰视和崇拜便足够了。

因爱而别

身心俱疲的法兰奇去找了老相好泻火寻安慰,也通过对方明白了自己的问题——你想帮忙,你是好心,但有些人真不需要你这样子的“好心”。

按照本集的语境,法兰奇应该继续让喜美子好好独处,但他只是辩证接受了对方的建议:我是不该过多干预她,但也绝不会让对方继续孤单下去。

这是第四集中最暖心的一处反调了,正是得益于法兰奇的坚持,阻止了差点发飙的喜美子,后者才没有在公共场合袭击风暴。

从上帝视角出发就会明白,喜美子如果真发动袭击,不仅会把自己搭进去,还会帮助风暴迅速实现目的。

另一边,休伊与安妮(星光)也见面了,刚从祖国人手中侥幸脱险的安妮状态很差,还忍不住哭着扑进了休伊怀里……

于是,一次本该无疾而终的尬聊,变成了休伊带着安妮去执行任务了。

此次出行中,母乳像监护人般管控着两个大孩子,随着一块儿聊起关于父亲的记忆,母乳逐渐对安妮改观。就在三人能以更好状态上路时,餐厅外突发车祸,星光想上前救援,却被母乳和休伊拦了下来,理由是她现在不适合抛头露面。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安妮听从了,但通过双方的小分歧,安妮也明白了,古道热肠的自己不适合对方走的那条黑暗之路——沃特公司里的蝇营狗苟,并没改变她想当超级英雄的初心。

第二天,一行人得知了“自由女”过去的作为:她是活跃于上世纪70年代的二流英雄,48年前,亨特女士的哥哥被她草率处死了,而后沃特公司用2000美元的封口费打发了这桩命案。

这件事的真正猛料,是自由女改头换面后以风暴的身份重新出道了,即是说,风暴是个至少活了70岁的不老怪物。

这次行程中,母乳的人物形象得到了极大完善,存在深度强迫症,十分思念顽强/顽固的父亲,还惧怕这份“认死理”的家族基因继续困扰自己的孩子。

同时,我们也能看到安妮和休伊依旧很来电,无论是一起歌唱,还是谈论糖果棒,抑或是性和谐,他们俩都称得上是合拍的小情侣。

然而在告别时,安妮主动与休伊分手了,并言明他们俩不能再有下次,“我们都只能靠自己。”

安妮害怕他们彼此会更加依赖对方,以两人现在的身份,与对方牵扯过多有害无益,反而会成为拖累……既然如此,长痛不如短痛,这才是残酷现实的真相。

更富争议的是布切尔和贝嘉这对苦命鸳鸯——先要明白一点,确认过眼神,他们俩依然深爱着对方。

须知布切尔和贝嘉相见时并没有第三者在场,两人重逢那一刻的神态丝毫没有伪作的必要(还忍不住做了一次),这是为他们之后言行下结论的基础前提。

布切尔满口答应妻子会一起带走莱恩,可真到准备离开时,贝嘉却反悔了,因为她明白,丈夫的目标只有自己,就算真带走了儿子,有朝一日布切尔也会弄死他。

贝嘉想得没错,布切尔也承认了:沃特公司真正在意的是莱恩,如果只是他们两夫妻离开,沃特兴许不会放在心上,但带走莱恩,沃特绝不会善罢甘休,况且莱恩是祖国人的儿子,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把这颗“雷”带在身边。

个人认为,贝嘉后面的话都是借口,她仅仅是放不下儿子……这个矛盾的重点,不在于莱恩是否是强暴的产物,贝嘉显然是那种“看重骨肉”的女人,当她明白自己有身孕后,把孩子留住就成了她的使命,更何况近十年来,莱恩早已成了她最大的精神寄托(否则她早寻死了),任何有正常人类情感的母亲,都不会抛下孩子。

这和贝嘉与布切尔之间的深厚感情并不冲突,只是事情有了主次缓急之分——相比起夫妻双宿双飞,继续靠自己过活是个不会更糟糕的选择罢了。

顺便一句,玄色已找到了布切尔的行踪。

玄色在本剧中的设定值得玩味,能力高强却从未显示过本体,祖国人也不愿招惹他,现在看来,他应该不是祖国人的复制体那么简单,他有着自己的意志……玄色寻找布切尔的动机,恐怕也不是单纯的“锄奸”了。

形象婚姻

本集还穿插了深海通过集众教会信徒海选妻子的场景。

姑娘们各具特色,比如强调沟通的1号有点神经质,讨厌“黄老板”的3号被前男友撺掇着纹了艾德希兰,两周后却分手了……相较之下,2号和4号更有特色。

2号卡桑德拉是个控制欲强且极度理想化的恋爱脑,若和她不是同类人的话,大概会觉得她有些瘆人。

4号吉安娜则是个面带桃花且“愿意为另一半做任何事情”的欲女,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勾引男人的魅力。

深海那可是阅女无数、身经百战了,立刻看中了能让自己性福的吉安娜,但被卡萝尔一句话给否决了。

“选妻”是为深海量身定制的一次形象公关,想要塑造出浪子回头的虔诚形象,天真忠贞的卡桑德拉更符合教徒(粉丝)们的心理预期。

深海这大兄弟脑子里依然一团浆糊,稀里糊涂就让教会替他“自愿选妻”了……今后《黑袍纠察队》除了深海的戏,其他人的戏我都不笑。

后记:

第四集的主题是“人只能靠自己”,所有角色都围绕它或主动或被动地做出了选择,最后用祖国人结尾,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浮想。

从风暴那儿悻悻而归后,立志要“振作”的祖国人对玛德琳已有些抗拒了,他想摆脱这种自欺欺人的意淫,不再臣服于自己的欲望……结果,分身人玩了把火,给他出了一个更大的难题:如果你的欲望是你自己呢?

从“人人都爱我”立刻过渡到“我不需要任何人爱我”,祖国人变得愈加乖戾扭曲,当他折断“自己”的脖子时,一个无法无天的反派终于成型了:

他不仅要在唯我独尊中造神,同时还将在癫狂无序中弑神。

【也欢迎关注我公号“有爱评论区”。】

相关文章
热点排行
编辑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