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后一宗罪案》烂番茄0鲜怎么回事

来源:网络投稿        编辑:影视小组
2020-06-08 13:31:08
分享:

在不太遥远的未来,美国政府研发出了API,即America Peace initiative“美国和平倡议特赦计划”。所谓的“API”,是一种突触干扰信号,让民众无法在理智的情况下犯下违法行为。一旦“API”正式启动,虽然美国犯罪率会瞬间归零,但是自由意志将成为过往,政府即将掌控人民的思想,而这距离“此刻”仅仅只剩七天。这七天,是美国罪犯最后的疯狂,是老百姓在重兵把守边界逃向加拿大捍卫自由的最后机会。

潦倒的银行劫匪布瑞克在乱世自我放逐中被凯文和他的未婚妻谢尔比主动找上门来,提出在“API”启动之前实施抢劫计划,犯下“美国最后一宗罪案”,向“API”投以报复。凯文不光看中了布瑞克的经历——布瑞克的抢劫事业滑铁卢正是因为撞上了“API”的试运行——更是因为布瑞克的兄弟正是“API”人体试验的牺牲品。

在美国最后一宗罪案的筹备中,布瑞克逐渐认清了这一对陌生人的真正面目:纨绔公子凯文是当地黑帮头目的长子,这一次抢劫是他赢得帮派尊重的最后一次机会;而神秘女郎谢尔比则在与自己的暧昧关系中展露出和FBI合作的蛛丝马迹。

“API”启动时间一天天逼近,“美国最后一宗罪案”成功与否同时牵动着黑白两道的心……

(大型怨妇撒泼现场 无关人员请火速撤退)

Netflix烂片我真的快要看吐了!好久没有看过《美国最后一宗罪案》这样一部卑鄙、丑陋且无能的电影,密集的语无伦次和节奏感的空白让这部顶着近未来改概念的抢劫电影和类型片的属性正好背道而驰,令人反感到窒息——Imdb3.9分,烂番茄0鲜足以证明它到底有多烂。通稿里号称借鉴的《人类清除计划》里暴乱和无政府主义姿态成为了门面的装饰品,而已,以至于反威权主义的母题在含糊不清的抢劫三角恋故事里被一笔带过,沦为笑话。所谓“美国最后一宗罪案”可能就是拍了这部电影。

说老实话,起初我会怀疑Netflix把这样一部包含反政府暴乱元素的电影在“Black Lives Matters”美国抗议潮流时上线是否恰好与时代切题,他们曾把这样一部电影雪藏起来是否正等着如今这个“好时机”。当然很快我就发现我错得离谱——它被雪藏毫无疑问只因为它太烂了。

《美国最后一宗罪案》改编自Rick Remender同名漫画,可是漫改电影就意味着完全要被漫画的卡通逻辑牵着鼻子走吗?脱离漫画语境的背景设定愚蠢透顶。相比《人类清除计划》还勉强能用犯罪心理学胡搅蛮缠解释一番,《美国最后一宗罪案》的硬设定硬得像一块钢板——没有任何狡辩的机会。电影试图以政府性“精神控制”剥夺自由的角度表达末世感,可是方式却是以美国/加拿大作为地狱/天堂的二元对立简单构成故事,却是以散兵游勇的小规模抗议简单构成画外音背景。电影想要呈现一种把现实世界撕碎的《疯狂的麦克斯》似礼崩乐坏的末世感,可是又不甘心放弃立足于现实去讽刺特朗普右翼政府,所以只能拿性、暴力这些末世反乌托邦元素胡乱填充,用画外音毫无可信度地搭建起空中楼阁。当美国种族问题引发的社会暴乱比电影中“精神控制”这恶劣百倍的反人类独裁看起来更绝望更血腥,整个硬设定被现实衬托得更幼稚更愚蠢更懒惰也更傲慢。

传说电影立项时导演选择曾经接触过F·加里·格雷(《速度与激情8》《王牌对王牌》)和MV导演安东尼·曼德勒,最后选择了吕克·贝松弟子法国导演奥利维尔·米加顿(《飓风营救》《代号:杀手47》)。作为动作片导演,奥利维尔经此一役彻底出卖了自己的动作片生涯——最起码在Netflix的超高自由度制片体系下是这样的。148分钟的电影又臭又长(80分钟才引入第一场追车枪战动作戏你敢信?),获得了超过300分钟的观影体验,无聊到梦回录像厅时代的乌烟瘴气。

最尴尬的是显然奥利维尔·米加顿在电影中还玩了一把迷影梗致敬,无论是洗头房似暧昧的性刻画还是直男癌爆棚的枪战戏,《美国最后一宗罪案》都有《疤面煞星》的影子。迷影元素备齐了,谁承想电影拍得一塌糊涂,《美国最后一宗罪案》之于《疤面煞星》就像《赤裸羔羊》之于《本能》,“择善而从”和“东施效颦”不是两码事吗?

萨姆·沃辛顿(《阿凡达》)想必特别庆幸及时跳车没有任由这部电影继续摧毁本来就破罐子破摔的电影事业。事实上,在《美国最后一宗罪案》中,没有演员得到了“角色”,无论是埃德加·拉米雷兹(《谍影重重》3)还是迈克尔·皮特(《大西洋帝国》)都演得昏昏欲睡,像83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詹姆斯·弗兰克一样值得钉在耻辱柱上。

如今在新冠疫情方兴未艾和美国抗议活动愈演愈烈的大环境中,影评人常说我们现在需要电影,我们需要捍卫电影院,就连戛纳都破天荒放下身段放了有史以来最“水”的片单做公益——可是如果我们最后我们捍卫的电影是《美国最后一宗罪案》,那可能真就大可不必了!

相关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