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也难民》第一季好看吗?进不来与出不去的世界

来源:网络投稿        编辑:影视小组
2020-05-18 22:52:08
分享:

说到疯狂、大胆、脑洞无限的动画美剧《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相信很多人都听过它的大名,在该剧S4下半季开播之际,其主创人中的贾斯汀(Justin Roiland)和麦克(Mike McMahan)合作开发的动画《外星也难民》(Solar Opposites),也于本月在Hulu网上线了。

由于显赫的出身、熟悉的画风、相似的脑洞等因素,《外星也难民》(简称S.O)不可避免地会被拿来和《瑞克与莫蒂》(简称R&M)进行比较。

就我个人而言,第一季《S.O》的综合品质和观感有些不及巅峰期的《R&M》,可归根结底,它们原本就是两部作品……《S.O》更通俗,也更贴近于我们地球上的生活,还可以尝试一些在《R&M》中没有尝试过的东西。

正因如此,相比起会让我感到压力和“畏惧”的《瑞克与莫蒂》,此时此刻我更愿意谈谈这部《外星也难民》。

【友情提示:下文会有剧透。】

外星/地球人

《外星也难民》的故事设定很简单,为了防止你遗忘,它干脆把剧集设定作为片头OP,每集都给你放一遍。

在家园什洛浦星被摧毁前,科尔沃和特里,带着他们俩的复制人亚姆莱克和杰茜,以及“秘密工具”兼宠物噗噗逃亡太空,最终飞船坠落在了地球上的美国,他们成为了流落他乡的“难民”。

(或许)肩负着恢复族群文明重任的外星人,以普通家庭的姿态开始了他们在地球的生活。

每一集的故事,都在主角科尔沃“讨厌地球”的对白中开场……所以这是一部借外星人视角对人类社会“嬉笑怒骂”的作品吗?是,也不是。

其实《外星也难民》挺接地气,亚姆莱克和杰茜像寻常青少年一样在学校里面临青春期困扰,懒散的特里怎么看都是个废柴咸鱼,即便是最厌恶地球的科尔沃,也有着向往人类文化的一面(例如首集里出于对卡通人物芬巴奇的喜爱,自制了专属于他和特里的“芬巴奇”)。

当然,这一家子表现地再像人类,也还是科技力量超强的外星人,一不留神就让融合失控的芬巴奇在城市里大开杀戒——别问“为什么闹出那么大祸事他们还能在地球上生活”,外星人都能做难民、做邻居了,还在乎他们管杀不管埋么?

这种似是而非的差异感是《外星也难民》的创作灵感源泉之一,除了“外星人”,你还可以把它们当成少数族裔、LGBTQ群体、残障社恐人士等等。

(一家人惊呼自己“没鼻子”是少数特别典型的笑点)

在他们形同出世又渴望入世的氛围下,本剧贡献了许多有趣的看点,比如第二集为了得到周围人群的欢迎,成年组和少年组依靠技术作弊,闹出了过犹不及又打回原形的笑话。

最具“范文”相的当属第六集,这集的关键词是“家庭性别矛盾”和“女权斗争”。

科尔沃和特里留意到邻居凯文正在悉心布置自己的“男人窝/南银窝”(manc ave),在见识了对方地下室里有那么多好玩意儿后,两人也迫不及待地仿照布置了一个。

男人们(尤其是已婚男人)应该明白,这个“南银窝”其实就是男性专属的自留地,没有妻子、家务、俗事的干扰,只有自己喜欢的游戏、啤酒、咸湿海报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科尔沃和特里很快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南银窝”里收获快乐,因为他们缺少普通男人身上的压力(严格来说,什洛浦星人是到了地球后才入乡随俗区分性别的)——他们需要一个与自己作对的女人。

于是,科尔沃以妻子和母亲的“标准”,制造了一个女性机器人帕秋莎。

在帕秋莎的数落与埋汰下,两个男人立刻有了去“南银窝”寻欢作乐的源源动力。

而在学校里,佩雷兹老师为女生们留下了一个颇为棘手的作业:与性别歧视作战,反击男权的行为证据将直接与学期成绩挂钩——至于男士们的作业,你们爱咋咋的吧,反正你们过的是EASY模式。

听上去很耳熟吧?田园女权这种东西到处都有……且不提这番言论是对男性的另一种歧视,把女权主义相关的斗争全都只落在一个“斗”字身上,本身就显得本末倒置了。

讽刺的还在后头:杰茜为了完成作业,特意去一些盛产大男子主义的运动场所找茬,却屡屡碰壁。

先跑去橄榄球队要求做踢球手,想借此“不情之请”,来攻击社会对女性参与以男性为主运动的偏见,结果得知女生参加中学橄榄球队已经许多年了——别说女生,连狗都可以当踢球手,平等得很呐!

下一个是曲棍球队,杰茜特意强调了自己对曲棍球一无所知,本以为这样能激怒对方,没想到曲棍球队一直在祈祷女生加入,“这下橄榄球队的家伙们就不会再嘲笑我们了”,杰茜还被当成了大明星。

接下去的电竞队就更过分了,杰茜一进门直接开了群嘲,然后发现整间机房里就一个男生,而且他还特别谨言慎行,活得像一个女号……

被逼急了的杰茜使出了杀手锏:在学校里偷偷张贴厌女的男生聚会海报。

为了能与期盼中的“敌人”斗法,即便是钓鱼执法也在所不惜了。

到点后,杰茜跳进满是男生的教室,心想着这下总算能怼一通歧视女性的混蛋男人了,结果发现他们一个比一个更像女权斗士,正愁找不到靶子去攻击呢,只要你是男权主义者,哪怕你是女人我们都照怼不误!

现实中自然看不到如此荒诞不经的事情,但本集的主题就是荒诞的,这般反讽力度正好——再说了,现实有时候更荒诞。

再回到帕秋莎这边,由于她担任妻子、母亲角色实在太成功了,以致于渴望更亲近的科尔沃和特里做出了与她基本设定相悖的行为:邀请她一起到“南银窝”里去玩。

过于反常的指令,直接让帕秋莎开启了暴走模式,前一秒还是贤妻良母的家庭机器人,下一秒变成了要摧毁所有“南银窝”的战斗机器人。

科尔沃和特里无法阻止帕秋莎的破坏与杀戮,在最大的“南银窝”游乐场中,他们正巧碰上了杰茜来和在此打工的佩雷兹老师告罪“无法完成作业”……于是,事情出现了反转。

与被认定为“男人”的科尔沃和特里不同,帕秋莎无法判断杰茜的性别(他们本来就不分男女),便暂停了攻击,杰茜坦言了自己的发现:我是外星人(不必非要按人类的标准定义、证明自己),我可以随性所欲,你是机器人,你也可以。

这一发现令帕秋莎陷入了更大的认知障碍,特里这才趁机解除了她的武装……

尽管这集的故事和主题不算太新鲜,但可以算是《外星也难民》非常典型的样板:用相似的人物元素去讲述反常的社会现象,同时用迥异的方法手段去还原熟悉的生活日常。

反乌托邦国度

除了科尔沃一家人的生活故事外,《外星也难民》中还有一条支线剧情,对于不少观众而言,这条精彩的支线拉高了他们对这部剧的整体评价——

它就是位于亚姆莱克和杰茜房间中的微缩人类世界“墙国”。

这个主意,源于首集中亚姆莱克用缩小光线枪教训了霸凌杰茜的女生莉迪亚,虽然之后他们俩把莉迪亚放了回去,可为了隐瞒真相,他们又把知情的学校保洁员缩小后关进了玻璃柜。

感到好玩的亚姆莱克,决定今后要不断扩充这个沙盒世界,而且只缩小成年人,“反正他们消失了也没人在乎”,而杰茜对此“残忍”行为表达不满的方式,也仅仅是口头教训,然后时常往沙盒里丢些糖果肉干等各类生存物资及小东西——他们俩都乐在其中。

于是乎,一个人类社会在沙盒中诞生、成长了起来。

经过初期原始的弱肉强食后,这个社会逐渐形成了一套秩序,有了帮派、贸易、宗教——对这里的人来说,亚姆莱克是凶残可怕的邪神,他们拜的神明是赐予他们物资的杰茜。

存在秩序就意味着存在管理者,而能在一片蛮荒中脱颖而出的,往往也是最有手腕的人物。

沙盒里的世界渐渐成为了“墙国”,公爵(Duke)便是统治这一方世界的霸主,极权是他的不二之选。

不公必然会造成牺牲,同时也会带来反抗,蒂姆和雪莉等人是最早开始唱反调的反动份子。

只可惜,公爵势力太大,而人心又太复杂,武装暴动刚有起色便遭到了致命打击,雪莉被踢下“深渊”生死不知,蒂姆入狱成为阶下囚。

然后,我们来到了“点赞率”最高的第七集。随着时间推移,墙国在不同的住民眼中已经更像一个乌托邦/反乌托邦世界了(参考《饥饿游戏》、《雪国列车》等相关作品)。

公爵整天强调着自己“老大哥的凝视”,大家也早已忘了缩小前的人生,在墙国内分层生活、各司其职(比如曾经身份不凡的CEO史蒂文,如今和老鼠茉莉相依为命,过着贩卖鼠奶、无忧无虑的日子)。

一切改变,从蒂姆见到狱友皮埃尔开始——蒂姆得知墙国出现了抵抗军(幸存的雪莉带头),自己正是他们的精神领袖。

重燃斗志的蒂姆不再浑浑噩噩,他开始记录自己的反抗思想和斗争纲领,暴乱渐渐变成了革命。

脱狱之后,蒂姆被推举为领导人,在经历了一番流血事件后,蒂姆和多数墙国居民终于坚定了推翻公爵统治的革命意志。

牙签、纸墙这些常规武器无法阻挡人民的汪洋大海,恐惧的公爵决定动用大杀器,企图用大水淹死所有中下层居民。

此举彻底令公爵众叛亲离,幸存者们怀着巨大的悲愤和无畏,攻破了最后防线,当蒂姆和雪莉冲进公爵的房间时,却发现对方已经顺着秘密的墙洞逃到了外界。

两人立刻明白了过来,公爵的极权统治和这个秘密出入通道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人们知道这个墙洞的存在,那么墙国也就不复存在了。

此时此刻,杀不杀公爵已经是次要的了,大家得到了比重新分配资源的“公平”更宝贵的东西:向外排解矛盾、创造更多可能性的“自由”。

可惜,雪莉看不到希冀的无限未来了……

公爵明明可以轻易获得自由,为什么要留在墙国?正如雪莉所说,公爵原来可能只是个无名小卒,但在这里他就是帝王,蒂姆显然很理解公爵的心思,他原本也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餐厅服务生,但现在他有了选择的权利,要么彻底摧毁墙国,要么成为下一个“公爵”。

当然,蒂姆不会像公爵那样“面目可憎”,他自信会比公爵做得更好:以无私的革命领袖身份宣布大赦天下,还隆重纪念“为革命牺牲”的战友兼爱人雪莉。

如果故事到此结束,那只是一个不错的“屠龙者终成恶龙”改编版本,可第七集最后几个镜头却升华了这条支线的主题精神,从高呼蒂姆的王座房间,到聚集墙国人民的玻璃柜顶层,到外星人的房间,再到整个地球。

别简单认为这里只是玩了个和电影《黑衣人》结尾相似的梗,更别以为这只是讽刺延残喘的墙国和人类,第七集的标题为《Terry and Korvo Steal a Bear》,本集讲述了特里和科尔沃偷熊,而这个故事仅仅出现在寥寥几个背景镜头中(从结尾看,特里又准备去偷鲨鱼了)——也就是说,墙国的血腥革命,对外界人而言根本什么都不是。

同理,宇宙那么广阔无际,为什么人类非要守在小小的地球上自相残杀呢?要知道,大气层外可没有墙。

玩儿个痛快

乍看上去,《外星也难民》是一部信马由缰的 “日常番”,缺乏核心故事线,可以一直拍下去,但实际上它仍有一条若隐若现的主线,那就是噗噗(Pupa)的进化。

这只平时负责卖萌的小宠物,其真实身份是重振什洛浦星文明的重要工具,按照外星人一家的说法,噗噗会不断进化至它的真实形态,然后毁灭地球,只是不知道这个进化期究竟有多长——至于毁灭星球有什么意义,那就是该剧留下的悬念了(也可能没意义)。

噗噗在本季中有过不少独角戏,它智力高、生存力强,还有操控人类精神等特殊能力。

然而,科尔沃、特里、亚姆莱克、杰茜却对此一无所知,只会时不时对噗噗的状态感到匪夷所思……嗯,他们根本不知道噗噗进化到什么程度了。

从这一点,也能再次认识到《外星也难民》与《瑞克和莫蒂》的区别——前不久《R&M》S4E6中“故事火车”的设定,依然在不断探索叙事(炫技)的边界,为了尝试更多天马行空的点子,宁愿牺牲掉一部分通俗的可看性。

这反映出《R&M》主创丹(Dan Harmon)和贾斯汀、麦克等人理念上的差别,后者在秉持极客态度时并不那么“严肃”,于是才有了相比《R&M》更加放飞的《S.0》。

我时常会感叹自由意志的复杂和文艺创作的艰辛,《瑞克和莫蒂》才拍到第四季,粉丝群中就已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神剧”光环是荣誉,也是枷锁……我开始觉得,与《瑞克和莫蒂》形成某种互补关系的《外星也难民》也许会走得更远。

因为《外星也难民》走的是更轻松的娱乐化路子,“娱乐”本身没有错,只要你足够好玩、有趣就行——

就好像《瑞克和莫蒂》在玩梗时往往会端着架子,哪怕是让观众看到一个词,也会先抛出一个公式/谜语让你猜、让你算、让你联想;

而《外星也难民》则会光明正大地把这个词搬出来:Hulu是吧?我不光在正剧中指名道姓地玩梗,完结时还让噗噗开口反复说,你看够不够?

【也欢迎关注我公号“有爱评论区”。】

相关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