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问《阿鼻剑》19年王婉柔揭难产内幕

来源:缺片网       编辑:漫友小组
2020-05-05 17:38:47
分享:

已故漫画大师郑问作品在日本、香港、大陆开枝散叶,美学精神深深影响各地,导演王婉柔纪录片《千年一问》将郑问一生伟业搬上大银幕,影片耗时11个月拍摄,采访54位编辑、漫画家、郑问家属、弟子等人,王婉柔说:这是我拍过的纪录片中,最多受访者激动落泪的一部片。

生涯巅峰时期,郑问受邀于日本讲谈社连载漫画,当时和郑问一起连载的是浦泽直树、手冢治虫、弘兼宪史等数一数二的漫画家,郑问一周内收到的读者回馈信可达上千封。王婉柔赴日采访和郑问合作的总编辑栗原良幸,让她印象非常深刻。

栗原先生是剑道出身,他会给漫画家当头棒喝,一针见血地把漫画家的优缺点讲出来,或者他能够找出,你可能潜在有这样能力,但是漫画家自己可能都还没有发现的。他看这个东西很准,我觉得他跟郑问之间就是有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某一部分栗原良幸也挑起郑问的好胜心,你觉得我画不出来,我就要画给你看。

王婉柔说,在栗原良幸心中,郑问就是深邃美丽的亚细亚,他们两个的互动,最经典就是他请郑问以《深邃美丽的亚细亚》为题,自由创作,内容都是郑问想的,他从头到尾没跟郑问说,你就是深邃美丽的亚细亚,我觉得他请他创作,这就是他们的语言,已经不用讲白,彼此大概都能够心领神会。

此外,透过香港影人陈智芬的协助,王婉柔访问到《无间道》导演刘伟强,刘伟强2001年买下郑问《阿鼻剑》的版权,心心念念想把它拍成影视作品,曾经找吴尊、胡宇威进行武术训练的前置作业,后来资金中断无法拍成,刘伟强没有放弃版权,不断续约,受访时遗憾地套句陈永仁的台词:3年之后又3年,3年之后又3年… …。

刘伟强处理漫画改编电影经验丰富,最想拍的《阿鼻剑》却一波三折,王婉柔表示:你可以很佩服一个导演,这辈子可能最想拍的就是这部电影,他没办法把它当成1部片就拍掉了,所以才会等10几年,郑问图像给他很多想像空间,他很喜欢八大恶人,我觉得刘导演对佛家意象连结武侠世界、黑道帮派的命题很有兴趣,因为太在意了,所以觉得还不够,想做得更好。

王婉柔在电影里以2D动画角色还原郑问,请到郑问儿子郑植羽当动作捕捉演员,郑植羽陪团队赴香港、珠海、台北故宫,重游父亲生前所在的故地,他身上穿的所有的配件都是爸爸的,外套和裤子、皮带,甚至鞋子,其实有时候可能根本拍不到鞋子,可是我还满坚持,希望他能够全身都是爸爸以前的遗物。

王婉柔在郑植羽身上装个假肚腩、化老妆,让他更贴近郑问的形象,其实很有趣,你在香港街头就会看到奇怪的年轻人戴肚腩行走,所以你说,我们跟他们的关系,你要到什么样的信任感?让他愿意这样子跟我一起合作,这次在拍摄上,我觉得跟家属之间是很有一体感的。

王婉柔在田野调查的过程中,一步步走进郑问的武侠世界,一种时不我与的抑郁,在影片中缓缓流泻,他走得太超前,他的时间点可能没办法让当时的读者,或是愿意支撑他的公司,继续跟他合作下去,所幸郑问当年闯北京转战3D电玩美术设计,带出来的子弟兵超过100人,现在几乎都是大陆游戏公司的高阶主管,郑老师好像去播种一样,把他的美学标准或是设计传下去。

清大毕业的王婉柔拿奖学金赴英国进修,在艾希特大学学习剧本写作,JK罗琳、电台司令主唱汤姆约克都是她的学长姊,留学生涯也打开王婉柔的视野,回台湾后她拍摄了纪录片《拟音》,结缘《千年一问》监制王师,拍这部片最感谢的人就是他,我上部片独立制片,要自己找钱,纪录片通常要身兼数职,王师让我做好导演的事,整个团队可以各司其职。

相关文章
'); })();